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84个新军级主官受习训令 海空军将领近半是大校

4月18日,习近平对新调整组建的84个中共军级单位主官进行训令,与此同时,军队改革后的集团军也使用新的番号。中国问题专家表示,集团军使用新番号,是为清洗江派军中势力以巩固军权。

84个新军级主官受习训令 海空军将领近半是大校

据官方报导,习近平在中共军方八一大楼接见新调整组建的84个军级单位主官,并对他们进行训令。 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和省军区系统都有代表在会上发言,表示听从习近平的指挥。
由此推断,这84个军级单位应包括,陆军集团军,海军航空兵,空降兵,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中的网络战、军事航天和电子战部队,以及省军区的部队。
大纪元记者发现,按中共军队的建制是双主官制度,例如:集团军主官是由一名军长、一名政委组成,84个单位应有168人。但是出现在中共央视新闻中的84个军级单位主官大概只有157人左右。
在露面的军级将领中,大部分是少将,其中至少有26人佩戴大校军衔,占出席将领1成半。这些大校主要集中在空军和海军。
从新闻报导可以看到,空军有19名将领,其中大校有9人;海军有23名将领,其中大校有13人;火箭军19名将领,其中大校有3人。陆军及其它部队的大校则极少。不过,比较罕见的是作为战略支援部队代表发言的贺兴博,佩戴的还是大校军衔。
时事评论员伦国智表示,从一批大校担任新军级主官来看,习近平打破过往惯例破格提拔少壮派的做法非常明显。
今年1月,习近平已打破惯例提前晋升了一批大校为少将,南海舰队司令沈金龙中将升任海军司令,接替上将吴胜利。
由此推断,今年七八月, 84个军级主官中的大校晋升少将,少将晋升中将的可能性和比例都会非常大。

集团军换新番号 问题军队被削

4月24日,隶属西部战区的第76集团军的信息在大陆媒体上出现,这是中共军队军改后,新整编集团军新番号首次公开曝光。
习近平在这次军队改革中,将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原来隶属的18个集团军被整编为13个集团军,经过撤并后再换新番号。
七大军区 集团军 军部驻地 五大战区 新番号 军部驻地
南京军区 12 江苏徐州 东部战区 71 江苏徐州
1 浙江湖州 72 浙江湖州
31 福建厦门 73 福建厦门
广州军区 41 广西柳州 南部战区 74 广西柳州
42 广东惠州 75 广东惠州
成都军区 14 云南昆明  
13 重庆 西部战区 77 重庆
兰州军区 21 陕西宝鸡 76 西宁
47 陕西临潼  
沈阳军区 16 吉林长春 北部战区 78 哈尔滨
39 辽宁辽阳 79 辽宁辽阳
40 辽宁锦州  
济南军区 26 山东潍坊 80 山东潍坊
20 河南开封 中部战区  
54 河南新乡 83 河南新乡
北京军区 27 河北石家庄  
38 河北保定 82 河北保定
65 河北张家口 81 河北张家口
中共军队之前的番号排列数目为70个军210个师,内中预留3个番号的空额,本打算作为建立新军和师时所用。所以,这次集团军换番号是从第71军开始到第83军。
新番号中的第84军,是原驻扎在湖北孝感的空降兵第15军,隶属空军。
在这次军队改革中,被撤掉五个集团军分别是第14、第20、第27、第40、第47集团军,它们分属原成都、济南、北京、沈阳、兰州五大军区。
这次被削的集团军多是跟江派政变集团有关联的问题部队。
例如,第14军原属成都军区,其前身是抗战时山西新军,后编入太岳兵团,其中40师的前身是薄熙来父亲薄一波带的兵。也就是说第14军在历史上跟薄家有渊源。
2012年2月6日,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逃入成都美国领事馆,第二天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擅自派出重庆军警前往美国领事馆抓人,调派军警车多达70辆,差点酿成重大外交事件。
在如此形势下,2月8日至9日,薄熙来率重庆党政代表团在云南考察,在滇池“开心喂鸟”和“饶有兴致”参观驻云南的第14集团军军史陈列馆。
薄熙来此举被外界认为,他有可能计划策反14军对抗胡锦涛,与中央讨价还价。这与王立军曾透露“薄熙来是野心家,想成中共第一人”的说法相吻合。
2011年11月10日,趁胡锦涛出访时,成都军区在重庆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实兵演习,当时薄熙来和国防部长梁光烈及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都到场观摩。
王立军事件后,当年5月13日成都军区副司令阮志柏在北京病亡,有传闻说是遭周永康灭口。2013年7月,成都军区司令李世明被内部问话后退役;同月,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调任成都军区副司令,一年后落马。2012年10月,政委田修思升任空军政委,退役后于2016年7月被军纪委立案调查。1995年至2002年,曾任成都军区司令员的廖锡龙,去年也有传闻指其退役后被调查。
在这次军队改革中,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成都军区被一分为二,分别被西部战区、南部战区吞并,其中第14军被取消。
这次被撤的其它集团军,47军原隶属兰州军区,是已落马的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嫡系部队;40军原隶属沈阳军区,已病故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正是在沈阳军区出身;27军原隶属北京军区,在1989年六四事件时是中共国家主席杨尚昆的嫡系部队,是屠杀北京市民和学生最凶的部队之一;20军原隶属济南军区,江派将领、前国防部长梁光烈曾任20军军长,徐才厚曾任济南军区政委,在这次军改中,济南军区分别被北部战区、中部战区吞并,3个集团军被削掉1个。

军改基本到位 习近平军权稳固

这次84个新军级单位公开露面,显示军队改革已落实到位。
习近平主导的军队改革主要是模仿美军的指挥系统进行改造,使军队结构扁平化。
首先动“脖子”以上的指挥系统,将原来由徐才厚、郭伯雄把持多年的四总部全部拆散,改为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的15个军委机关部门;去掉四总部一层指挥链,权力集中军委,防止出现胡锦涛主政时,被四总部架空的现象。
然后,把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建新军种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陆军组建总司令部,建立直属军委的联勤保障部队。
这次改革的目的是要实行“军令、军政分家”,实现“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
军政由各军种总部负责,主管军队建设、装备、后勤和军事编制等;而军令则由新组建战区联合指挥中心负责,平时负责设立假想敌,研究战术战役。在和平时期,军政是务实,军令是务虚,但在战时则反过来,军政系统为军令作战指挥服务。
七大军区改五大战区,撤并问题集团军,同时进行“师改旅”,把师拆成旅,这样就去掉了一个师级机关。
去年8月,省军分区再把指挥权转隶给战区,现在新整编的集团军再更换番号。
伦国智分析说,习近平的军队改革,除了适应科技的发展,模仿美军改革指挥系统,提升战斗力外,最重要的是在这次改革中,把江派在军中的势力关系网全部打乱;典型的江派将领被调查、提前退休或边缘化,军队撤并重组,更换番号,原来部队那种比较讲究的山头势力的关系就被切断。
习近平另外一个重要的部署是,弃用江时代升迁的大部分上将,大力提拔少壮派,尤其是有学院学历的将领。
2016年初,现役上将有39人,2017年只剩27人,11名上将被证实去职,1人被调查。另外,还有数人传被调查,不过官方未有正式确认。#
责任编辑:孙芸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朝鲜放话密集核试 陆媒爆朝导弹试射成功率低的惊人

大陆直连看禁闻:https://j.mp/jproxy

美国副总统彭斯日前警告对平壤〝战略耐心〞结束,外交官随即扬言将定期进行更多试射。党媒讥讽朝鲜在说大话,不仅财力无法支撑,发射成功率也低得可怜。还有陆媒指出,近年朝鲜进行53次导弹试射,成功9次,成功率只有17%。称,朝鲜展示的苏氏已服役72年,武器装备不是一般的落后。
周日(16日),在韩国访问的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美国对朝鲜的〝战略耐心时代〞已经结束,并警告朝鲜不要低估美国解决朝核问题的决心。
次日,朝鲜外务省副相韩成烈向BBC表示,〝我们将在每周、每月和每年的基础上定期进行更多的导弹试验〞。他还警告,如果美国〝贸然动用武力〞的话,结果将是〝全面爆发战争〞。
18日深夜,大陆官媒人民日报微信号〝侠客岛〞发文称,朝鲜迄今超过10种类型导弹,并拥有至少1000枚各种射程和能力的导弹,〝这就是朝鲜敢说大话的底气所在〞。
文章话锋一转指出,朝鲜今年以来的5次导弹试射,其中有4次失败;日前朝鲜在阅兵时展出的新型洲际导弹太过出人意料,真实性也受到怀疑
韩国国防网路专家李日宇表示,朝鲜阅兵展示的武器可能只是虚张声势。因为从目前朝鲜的导弹试射进展来看,中程弹道导弹〝北极星-2〞应该还处于科研定形状态,阅兵展示的可能都是仿造品。

美国副总统彭斯访问韩国
一位随彭斯出访韩国的美国外交政策顾问向路透社表示:"(朝鲜进行了一场)失败的导弹试射,一场接着一场失败。对此我们没必要去消耗任何资源。"
文章指出,这次朝鲜所言的〝每周、每月、每年导弹试射论〞,让国际再次见识朝鲜〝撑死不要钱〞的讹诈功夫。先不说朝鲜的财政根本无法支撑昂贵的火箭游戏,进行导弹发射成功率能有多大,也〝可想而知〞。
新京报:朝鲜从2012年起进行53次导弹试射,成功9次,成功率只有17%
陆媒新京报近日报道,金正恩上台以来,的频率明显加快。为此,外事儿(ID:xjb-waishier)统计了这5年来朝鲜试射导弹(包括火箭)情况。
鉴于朝鲜在军备技术方面的保密性,我们的统计是不完全统计,资料来源于朝鲜、韩国以及美国和日本媒体的公开报道。






从年份来看,2012年4次,2013年6次,2014年12次,2015年10次,2016年16次,整体上是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报道称,我们还可以从统计中看出,朝鲜试射导弹的成功率并不高。比如仅就今年来说,朝鲜进行了5次导弹试射,但只成功了一次。
如果把结果“不详”的导弹试射全包含在内,朝鲜从2012年起一共进行了53次导弹试射,确定成功的只有9次,成功率只有17%!
报道表示,鉴于“不详”的可能性至少包含两种情况,我们再计算下失败率。这53次导弹试射中确定失败的有16次,失败率则为30%!
东放日报道,朝鲜阅兵连“最先进”的风暴虎二型坦克和KN11潜射中程弹道导弹也不过如此。这些企图以量取胜的装备,与中美俄等军事强国比较,只剩一副寒酸相。还是停留在机械化时代,仍未进入数字化时代
报道指出,朝鲜坦克方阵展示的是已服役72年,在65年前突破三八綫时,威风八面的苏制T-34-85中型坦克,由于中国的同型坦克已退役近40年,只能在博物馆觅得其芳踪。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8千老兵集体扫墓 当局严控防

2017年是越战38周年纪念,日前各地8千名越战老兵在广西凭祥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扫墓活动,哀悼在越战中逝去的战友。之前曾爆发过数次老兵进京上访事件,当局对此高度关注,有通知显示,地方政府严防老兵在扫墓后前往北京集体上访据自由亚洲报导,来自中国大陆各地约8000名越战老兵,3月25及26日在广西凭祥进行了扫墓活动。老兵透露一份落款为〝中共魏都区委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紧急通知,该通知发布于3月24日,要求对参加扫墓的老兵指定专门稳控,并且要在3月25日至4月9日期间,对相关人员在位情况进行每日报告。
点此看大图片
日前各地8千名越战老兵在广西凭祥举行扫墓活动,当局对此高度关注,有通知显示,地方政府严防老兵在扫墓后前往北京集体上访。大图为2016年老兵进京上访照片。(网络图片/新唐人合成) 

另一份泉州市委市政府总值班室的〝突发事件呈报件〞显示,当地市公安局指挥中心3月24日23:20报,当晚全国越战老兵在广西凭祥下龙湾大酒店召开会议,会议最后决定:广西扫奠活动结束后,各省战友能进京集访的要尽量去。报告中说,市公安局已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务必按照上级部署要求,积极配合党委政府做好泉州市涉军群体的情报预警、人员疏导稳定工作,加强动态摸排,有情况及时报告。

据悉,每年清明,各地老兵们都会前往广西扫墓。一名福建老兵告诉记者,福建省约有数百人到场。

从现场视频可见,有一名老兵对着战友墓碑说:〝当年你带领我们冲锋陷阵的时候怎么跟我们说的?祖国不会忘记我们,可现在呢?我们跟随你们冲锋陷阵,英勇杀敌,立了功,绶了奖,回了家乡,地方政府怎么对待我们的?我们受到了歧视和冷漠,甚至把我们作为维稳对像。今天我来到这里,我要问你,老首长。现在你死了,还有一个墓碑,可我们怎么办?要是当年我知道是这样的,我死在战场上比现在活着还好受。〞

一名老兵向记者表示,大规模的扫墓活动已经结束,还有一些小范围的扫墓活动在持续。并称,各地战友见面了,聚一下,这么多年没见了,就各地去了各地,聚一聚。

当记者提到〝广西有些战友说在扫墓结束以后要去北京集体上访,我想问下有这个情况吗?〞有参加扫墓的老兵表示,他们并未有计划赴京上访。另一名老兵也表示,暂时还未决定上访事宜。

近年来,多次曾多次爆发过老兵集体赴京上访事件。2016年10月,上万老兵突然集体身着军装包围中共军委〝八一大楼〞,要求当局解决安置和生活保障。其组织严密震惊北京当局。

2017年2月23日,再有两万多名退伍老兵冲破地方官员阻挠,身着迷彩服,高喊口号,唱着军歌,再次整齐排列在北京中纪委大楼外抗议维权。他们组织严密,秩序井然,保密到家。事件再度震惊/责任编辑:曲铭中南海。

当时有参加请愿示威的老兵透露,他们这次进京参加示威请愿,是由军方大巴送进北京,因为挂军牌的车辆在路上警察无法检查拦截。

消息人士分析,过去两年,中纪委带头反腐,在军队抓了200多将军级别的将领,军中对中纪委不满,此次包围中纪委,不排除是军队有人要给中纪委一点颜色看看。

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上万老兵北京上访 在中纪委大楼前集会请愿

来自中国各地的上万名退伍老兵,不满地方政府未落实国务院及相关部门的安置政策,2月22日冲破地方官员阻挠再度聚集北京,在中纪委大楼前集会请愿,要求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解决他们的安置问题。地方当局则在公路上设卡阻挠,多人被打伤。前一天,黑龙江上百名老兵被拦截在哈尔滨。此外,在四川成都,有300老兵当天在省政府门前请愿。2月22日清晨,中国各地的退伍军转干部与志愿兵一万多人,冒着小雪在北京中纪委大楼外请愿维权,他们不满地方政府未兑现承诺,对老兵提出的要求安置及养老问题,久拖不决。
来自中国各地的上万名退伍老兵,不满地方政府未落实国务院及相关部门的安置政策,2月22日冲破地方官员阻挠再度聚集北京,在中纪委大楼前集会请愿。(自由亚洲电台)

来自中国各地的上万名退伍老兵,不满地方政府未落实国务院及相关部门的安置政策,2月22日冲破地方官员阻挠再度聚集北京,在中纪委大楼前集会请愿。(自由亚洲电台)
老兵提供的现场视频显示,他们身穿迷彩服,整齐排列,高呼口号和歌唱军队歌曲。视频的拍摄者称:“看到吧,这些人。人山人海的,多了,这得有五六万人。我们在中纪委大楼外”。
这是自去年10月11日,中国上万名退伍军人集体包围中央军委大楼请愿要求改善安置之后,再度发起的一次大规模集体抗争。
一位曾多次到北京维权的山西转业军人江先生对记者说,近十年,转业军人多次寻求地方政府落实军人优抚条例,解决安置问题,但没有人理会。去年10月,一万多人到北京上访,民政部等官员出面劝慰请愿者回到所在省份,等候政府就地解决。但是四个月过去了,地方官员除了千方百计阻挠他们进京上访,毫无解决问题的诚意。
他说:“当地政府没有一个人找你来解决问题。网上信访都是在唬弄人,问题总是不解决。我们组织几次去北京,他们让公安把我拘留。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三条说伤残军人,退伍军人的生活水平不能低于当地(平均水平)”。
江先生说,他们这批转业军人的待遇低于当地一般就业人员,明显不符合国家相关政策。退伍军人于是到北京向领导人寻求公道,但遭到围追堵截。
据请愿者称,22日上午,山西临汾的一批退伍军人在北京琉璃河检查站,遭到武警和公安拦截。临汾当地公安打伤四人,一人的头被打出血,出现头晕症状,另一人的腿部被打伤,无法行走,还有的面部被打流血等,已送往医院治疗。另外,一批来自太原的老兵被警方控制在总政治部爱民街39号院内,大同、吕梁等地的老兵有的被带到派出所,也有的下落不明。


22日上午,山西临汾的一批退伍军人在北京琉璃河检查站,遭到武警和公安拦截。临汾当地公安打伤4人,一人的头被打出血。(自由亚洲电台)
22日上午,山西临汾的一批退伍军人在北京琉璃河检查站,遭到武警和公安拦截。临汾当地公安打伤四人,一人的头被打出血。(自由亚洲电台)

据称,当局正在调查此次大规模集体上访是由哪一个省份的什么人发起,而老兵们则表示此次行动是自发参与,无组织者。
此前一天,黑龙江有150多名转业军人在进京途中遭地方公安拦截。后被带到哈尔滨市信访局。一位退伍军人称:“截到哈尔滨信访局来了,三台大客车全部被截,把我们截到信访局里来了。”
老兵周先生说,他们打算从22日起在北京进行持续性维权行动,等待向全国两会代表反映诉求。
成都退伍军人黄先生对记者说,21日上午,前成都军区一批退伍军官在四川省政府门前列队请愿,其中有排长、连长,甚至有团长。“四川维权现场,军官们是以前安排到企业,后下岗失业。有排长、连长、副连长,营级干部,还有一个正团级干部也是买断(安置企业买断工龄)。”
据四川老兵提供给本台的视频显示,一名身穿带有肩章帽徽旧款军装的退伍军人正在向请愿者讲话。他说:“为国受冤20年、30年。我们由于受到了非法的复员军官931的规定,导致了今天的生活贫困。我们没有职业,没有待遇,没有地位,没有住房,没有身份,沦为了被维稳的对象。这是共和国的悲哀,这是共和国的一段耻辱的历史……”
该名军官发言要求落实他们十多年来反映的诉求,要求四川省委省政府落实有关退伍军人的待遇等政策。


 四川转业军官在省政府上访。(自由亚洲电台)
四川转业军官在省政府上访。(自由亚洲电台)